红五月不红 二手房买卖双方博弈正在悄然上演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05 07:41:51

安宁楼盘

(原标题:红五月不红 二手房买卖双方博弈悄然上演)

今年5月1日,酝酿已久的营改增新政终于落地。随着营改增新政实施,使得北京二手住宅交易中的税费有所减少,但这并未点燃买卖双方入市的热情。反之,买房人出手变得更加谨慎,而卖房人出价开始松动,新一轮买卖双方博弈悄然拉开帷幕。往年的红五月行情,今年却未延续。

■调查

买房人看的多 出手的少

在北京大街小巷盘踞的大大小小的中介门店,成为了北京二手住宅市场的晴雨表。供职于一家中介门店的经纪人小风(化名)回忆说,“今年2月至3月,一个房主卖房,楼下数组买房人排队等着看房;转眼进入5月,即便是营改增利好的出台,这种场景也难得一见了。”

一周内,北京晨报记者走访石景山区、东城区、朝阳区等多家中介门店发现,面对一些经纪人拿营改增新政说事,买房人还是看房的多,但真正下决心出手的少。“营改增新政实施后,对北京二手住宅市场影响不大。”链家、我爱我家、麦田地产、中原地产等多家中介门店的经纪人如此反馈。

据小风介绍说,一般来说,北京140平方米(含140平方米)以下的住宅属于普通住宅,140平方米以上的住宅属于非普通住宅。在“营改增”后,个人将购买2年以上的普通住宅对外销售的,免征增值税。这与过去营业税的免征情况是一样的。“营改增”后,个人将购买2年以上的非普通住房对外销售的,以销售收入减去购买住房价款后的差额按照5%的征收率缴纳增值税。

“在实际交易中,房主往往会将税费计算到房价之中,从而转嫁给买房人来支付。在‘营改增’后,购买2年以上的大户型住宅,转嫁给买房人支付的增值税有所减少。”小风算了一笔账说,以一套满2年的150平方米住宅为例,原值为420万元,最新交易价格变为600万元,“营改增”之前交纳的营业税为:(600-420)×5.65%=10.17万元,“营改增”之后交纳的增值税为:(600-420)万元÷(1+5%)×5%=8.57万元,少交税1.6万元。

不过,在朝阳区看二手住宅的陈雨(化名)却不着急出手,她想换一套大户型住宅。提到没有被中介“忽悠”着急入市的原因,陈雨说:“与降低的税费相比,房价还是大头。现在北京二手住宅价格太高了,我想再观望一下。”同样冷静看房的买房人还有张强(化名),他考虑在石景山区鲁谷地区买房。张强表示,“买房子不能冲动,要货比三家再出手。”

卖房人出价开始松动

为了孩子上学,王玉(化名)与丈夫商定出售朝阳区一套住宅,换个***。今年3月末,王玉把这套房子委托给链家、我爱我家、爱屋吉屋等多家中介对外出售,报价为380万元。

“经过一个多月,在中介经纪人带领下前来看房的人不少。最终有两个买房人表示愿意出钱买房,其中有一个甚至愿意以全款买下这套房子。”王玉说,正当她与全款买房人商谈合同细节时,意外情况发生了。由于在同一个小区,有几套类似户型房子的房主做出调价,降价幅度在5万元至8万元之间,所以全款买房人要求她下调房价8万元。

“虽然我家房子与调价房子户型差不多,但由于房子是精装修,每一扇门都是实木的。如果降价出售,真的是亏了。”心有不甘的王玉在降与不降价之间犹豫不决。不过,她表示,如果同一个小区,业主调价情况增多,她也不得不考虑重新报价。

与王玉不同的是,李峰(化名)为了换到大房子,做出了下调自己出售房子价格的决定。原来李峰在今年3月出售位于石景山区的一套147平方米房子,报价880万元。郑林夫妇看上了这套房子。郑林夫妇对李峰表示,他们要把自己的小户型房子出售,才能筹到足够的钱向李峰支付首付,请求李峰适当的下调房价。与此同时,李峰看上同一小区一套18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急需卖了这套房子,才能完成换房交易。最终,李峰决定下调房价10万元。

“进入5月,卖房人之前死咬不放的价格开始出现松动。有一部分卖房人做出调价,下调价格幅度在5万元至10万元左右。还有一部分卖房人对于调价处于犹豫中。从整个北京二手住宅市场来看,买卖双方的议价空间在加大。”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市场研究院经理孔丹说。

< 12> 全文浏览
(责任编辑:黄赟)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