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再说英语 “定向印钞+定向降息”来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9-23 18:39:32

苏宁悦城

来源:刘晓博说财经

今天(1月23日)上午9点,央行通过官方网站宣布:传说中的TMLF终于来了!

央行的公告说:

2019年1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开展了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操作对象为符合相关条件并提出申请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操作金额根据有关金融机构2018年四季度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增量并结合其需求确定为2575亿元。操作期限为一年,到期可根据金融机构需求续做两次,实际使用期限可达到三年。操作利率为3.15%,比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

这个新闻的实质是:央行针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定向印钞”2575亿元,并“定向降息”15个基点。

目前,一年期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是4.35%,但实际上只有信用良好的大型国企才能拿到这个利率。民企、小微企业获得贷款,利率往往要上浮20%、30%,甚至更多。而央行此次给金融机构的一年期贷款利率,只有3.15%,有利于金融机构给实体经济降息!

2014年10月,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标题是《A股一有危险,央行就“说英语”》。那个时候,正是央行集中创造新的“印钞方式”的时候,SLF、MLF、PSL不断涌现。现在的情况,跟那时非常类似,央行给出的新英语缩写是“TMLF”。

TMLF的中文名称是“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又被金融界戏称为“特麻辣粉”(这四个汉字的拼音字头正好是TMLF)。

从中文名称可以看出,TMLF是“中期借贷便利”的一种,特点是“定向”。

所谓“中期借贷便利(MLF)”,是2014年9月之后,央行最常用的一种“印钞方式。”此前我在专栏里解释过,2014年9月之前,由于中国有显著的贸易顺差,当时央行“印钞方式”主要是“外汇占款”——也就是发行人民币,收购企业个人手里的外汇。

2014年9月以后,央行主要通过“中期借贷便利”额“抵押补充贷款(PSL)”印钞。具体方式是:大型金融机构把购买的债券等(包括国债、地方债、企业债、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贷款等)抵押给央行,获得央行提供的低息资金。

到2018年12月末,“中期借贷便利”的余额为4.9万亿,按照目前的货币乘数,理论上可以衍生出最多26万亿的广义货币M2。

央行通过“中期借贷便利(MLF)”不仅可以定向印钞,还可以通过利率的高低,引导市场利率的方向。说白了,MLF不仅是数量工具,还是“利率工具”。

至于“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则是央行在2018年12月19日创设的,目的就是“改善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环境”,解决这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按照央行的说法,具体操作方式是:

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如符合宏观审慎要求、资本较为充足、资产质量健康、具备进一步增加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的潜力,可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

中国人民银行根据其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特别是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情况,确定提供定向中期借贷便利的金额。该操作期限为一年,到期可根据金融机构需求续做两次,这样实际使用期限可达到三年。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目前为3.15%。

也就是说,TMLF固定比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如果未来MLF继续降息,则TMLF也会降低。而且,可以延长期限到3年。

下面是我的分析:

第一,TMLF正式问世,是实体经济的大利好。

从央行公告表述看,这2575亿元“定向印钞”是一季度的。这样算来,全年至少有1万亿TMLF驰援小微企业和民企。但这仅仅是国家支持小微企业和民企贷款的措施之一,此前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透露:

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占2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超过60%。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的贷款和它在经济中的比重还不相匹配、不相适应。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3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由此可见,对民企、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会越来越大。

第二,TMLF透露了2019年宏观调控的方式之变。

2019年和2009年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相同点,都面临显著的经济下行压力。2009年的方案是“四万亿”,是大水漫灌,广义货币M2增长了27.7%,引发房价大涨;2019年显然不准备重走老路,M2最多反弹到10%,很难超过11%。采用的是定向精准调控,是“滴灌”。TMLF就是典型的“滴灌”,应该说,通过这种方式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是正确的。

第三,央行未来会继续通过MLF传递重大信号,定向印钞、定向降息。

MLF是一种很好的货币政策工具,“招数”可以变化无穷。从“印钞”的出口看,可以设定利率高低,可以设定把钱给谁不给谁。

从“入口”——也就是抵押物的设定来看,也很有学问。央行可以调整抵押物的风险权重,或者“是否有抵押资格”,来鼓励资金的流向。比如地方债、小微企业贷款就被央行接纳为抵押物(银行申请MLF资金的时候,需要给央行提供抵押品),如果需要,还可以把ETF基金列入抵押物,那么就相当于面向股市印钞,而央行又没有直接购买股市资产。如果抛出这个大招,股市必然大涨。

总之,2019年是货币政策创新的重要年份,大家等着“惊喜”吧!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