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隐患—从福寿螺到三文鱼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05 09:19:36

点击上方浅蓝色字体的“耳科赵医生”可关注我

本文为我原创,如您在其他平台看到均为转载


又到年关,各种饭局蜂拥而至,大家推杯换盏,大快朵颐不甚快哉。就连我这一小草根也是如此,前几天“聚众斗餐”,上来一盘三文鱼,我未曾举箸,被同桌友人大肆嘲笑。有一兄弟挑衅道:赵医生,你不是能写科普吗,你倒是写写这三文鱼到底能不能吃啊。哎,我还就受不了这个激,说写咱就写。

我不敢随便吃三文鱼主要是被06年的那场福寿螺风波给刺激的,事情过去快10年了,当时轰动整个北京城的事现在已很少有人能记起,大致说几句。在2006年夏秋之际,北京突然集中出现了80多例“广州管圆线虫”的患者,追查下来是都是因为吃了北京“蜀国演义”酒楼的凉拌福寿螺而导致发病,这个管圆线虫是从福寿螺体内被当做舌尖上的美味而食入腹中。还好那年得病的80多人就诊及时,均无性命之忧,但也遭受了不少痛苦。


这个做法还是比较安全的,是我的菜,看着直流口水啊

这事的核心其实不在福寿螺本身,因为福寿螺被做成食材也不是从2006年才开始的,南方地区已经吃了这道菜10多年了,出现寄生虫病例的只是个别情况。为什么北京会突然集中爆发呢。一个是因为“蜀国演义”酒楼进的这批福寿螺在生长地就受到了寄生虫的侵犯,未经检疫就被送进了厨房。二是为了保留味道鲜美而采用了凉拌的做法,导致寄生虫未被杀灭就被送进了食客腹中。“蜀国演义”经过此次惨痛的教训,严格管控收购的螺类和制作方法,以后再也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了。

这数据有点吓人,这吃螺还是吃虫啊

回头看三文鱼,在日本,因为吃三文鱼及其它海鱼鱼生而导致寄生虫发病的病例已有14000多例(主要还是日本人太能吃),而我国卫生系统报道的较少,只有在福建地区有个别生食三文鱼出现阔节裂头绦虫寄生肠道的病例。

虫子好恶心

专业文献的报道,看着好恶心

国人对三文鱼有两个认知误区:

1这是海鱼,没有寄生虫

我国因吃鱼生得寄生虫病的病例主要是由淡水鱼引起的肝吸虫病,全国累计出现患者已过百万以上。而吃海水鱼鱼生出现此类情况较少,所以就有一种海鱼清洁无虫的说法。其实,专门有几类寄生虫喜欢生长在像三文鱼一类的深海冷水鱼类体内,比如异尖线虫。正规渠道的三文鱼都会经过检验,寄生虫出现的几率很低(注意,只是很低,可不是保证没有)。欧盟内部硬性规定,餐饮机构提供生吃的鱼类都要进行零下20度保存24小时以上的处理。美国倒是没有硬性规定,但是推荐的指南比欧盟的还苛刻,这些规定都是为了确保那些漏网的寄生虫在上餐桌前进一步被杀灭。

虫子基本活不了

2芥末可以杀虫

芥末对一些细菌有微弱的抑制作用,而对于海洋鱼类体里常见的寄生虫没有有效的杀灭作用,这点是有实验验证的,把鱼类体内的寄生虫扔进芥末、白酒、酱油里浸泡数分钟,大部分都能存活下来。而且沾芥末吃三文鱼的由来更多是风俗习惯和口感,和杀虫无关,北欧及北美很多地区吃三文鱼都不用芥末。

广东是好吃鱼生的地区,不过和日本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三文鱼到底能不能吃?

从福寿螺到三文鱼的说了一堆琐碎,真正出问题的不在肉自身,而是其来源的可靠性和保存、加工的方法。经过正规检疫的,再经过冷冻保存和加工,那就是我们舌尖上的美味,适当品尝并无不可。我对您这饭桌上的三文鱼压根就不了解,还是算了吧,再美味的食材,在舌尖停留也是短暂的,万一祸从口入,带来的痛苦有多久可就不好说了。(此文在微博发出后,有网友留言说国内有用淡水鱼冒充三文鱼出售的,此消息未经证实,如大家有官方信息请告知我,谢谢)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我

点击屏幕右上角弹出菜单可转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