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政府是如何让世界人民相信,三文鱼寿司是一道日本料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29 22:59:10


作者:欧萌科学家(IDeuropeanscientist)


这是一个历史上真实发生的“把冰卖给爱斯基摩人”的故事。而之后这帮销(zha)售(pian)天(ji)才(tuan),又借助爱斯基摩人的声势,把“冰”卖给了全世界。




提到挪威料理,你脑子里会出现什么?我反正是,眼前一黑,瞬间出现了顶着牛角头盔的维京人吃生肉的画面。但事实上,这种刻板印象属于典型性扯淡。因为,维京人的头盔很有可能是后代人的臆造,而生肉这件事儿或许可以包括生鱼片。



至于世界人民最常吃到的挪威菜,应该是悄无声息混入日本料理阵营的三文鱼寿司,和三文鱼刺身。没错,这都是正儿八经挪威人的发明。读到这里,已经有人开始在模仿下图表情……




原本日本料理店很少卖三文鱼寿司,当然也没有三文鱼刺身,主要是因为日本海产的三文鱼常常有寄生虫。之前美食家蔡澜写过一段关于三文鱼的论述,曾经引起过大波民众对三文鱼的高度恐慌。虽说,后来不断有人出来辟谣或者解释。但你知道的,“谣言”永远比真相跑的快。我今天只能努努力,再把这事儿讲讲。


在这段文字里,蔡先生说的对,但也不对。

到日本,你会发现传统的日本寿司铺里,根本没有三文鱼刺身卖,觉得它有一种怪味。……日本人叫三文鱼为鲑Shake,多是用盐醃过,切成片,当中餐煎来吃……有人认为只要新鲜,什么鱼都可以生吃,那是大错特错,我看过有些生抓的鱼,一刨开肚子,里面的寄生虫卵一粒粒地黐在腹中,非常之恐怖,吃鱼生要靠经验,经验就值钱,日本东西一分钱一分货,要就不吃,吃的话,吃贵的。



在这段让吃货们肝儿颤的文字里,蔡澜所指的,应该是太平洋的三文鱼,而不是北大西洋那些养殖场里的三文鱼。而现如今,日本满大街的寿司店都在卖三文鱼,完全看不出半点嫌弃和忌惮。要想合理解释这段文字,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蔡澜说错了,要么老先生这篇文章写得有点早~



70年代以前,日本人吃的鱼基本是自给自足,80年代他们开始从挪威进口三文鱼,而1995年之后,日本料理店才开始真正大规模贩卖三文鱼寿司。这些转变是因为,挪威人搞了一个10年的项目叫做Project Japan,并且为此花费了3千万挪威克朗(按现在的汇率算,大概只有2200万人民币)。不过即便考虑到通货膨胀,当年这点投入也实在不值得一提,根据2013年的数据统计,挪威养殖三文鱼的年产量超过1100万吨,价值370亿挪威克朗。


挪威政府当初是怎么盯上日本人的呢?主要还是因为鱼养多了……


挪威人抱着世界地图,盘算了一圈,终于决定:卖鱼,就得卖给最爱吃鱼的日本人。


但事情并不像想象中那样进展顺利。1974年,挪威就曾经派代表团考察过日本,但是Project Japan这个项目从80年中期才正式开始。而推动这个项目前进,也有日本方面的客观原因,随着战后人口快速增长,经济繁荣,日本自己产的鱼,已经不够吃了。



1974年挪威渔业访日代表团


但是再不够吃,对于“生吃三文鱼”这件事,日本人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一方面深爱国货的日本人,认为进口的鱼肉不入流;另一方面,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本地产三文鱼有寄生虫,所以日本人对这种鱼类印象一直不太好。导致80年代初的进口数量极少,并且料理方式一般是煎来吃。为了扩大出口,提高利润,“贼心不死”的挪威人盯上了高端的生鱼料理市场,最终,坚定不移的把生三文鱼捏在了醋饭上。


Project Japan项目成员事后透露,他们之前也没吃过生的三文鱼,因为根据当时挪威的法律,生吃鱼类是不符合食物卫生标准的。为了卖东西,驻日的挪威大使也是拼了,直接顶风作案,在使馆宴客时,端上了三文鱼刺身。之后,他们正式启动了Project Japan。这个项目的花费,一部分用作媒体正面宣传,鼓吹北大西洋三文鱼的高大上,并且坚决没有寄生虫;另外一部分则是用来打通高端酒店、餐馆的销售渠道。


最终用了10年的时间,他们全面攻破了日本人的餐桌。而随着日本料理向全球的扩张,他们也让全世界人民,都一起生吞了三文鱼。目前挪威出口的三文鱼,一半以上都是被直接生吃。当然,现在的挪威人不但吃烟熏三文鱼,也在吃生的三文鱼寿司。




一般来说,OEM肯定是有利有弊,“贴牌销售的三文鱼寿司,快速进入了国际市场,但常常躲在日本料理菜单上的它们,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这根本都是挪威菜~

本文转自欧萌科学家(ID:europeanscientist),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欧萌科学家获取授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