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这家“怒店”,只卖一道大菜!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22 08:28:57


盯着墙上怪诞的漫画看了好久,我的耳边突然传来振聋发聩的喊声——

酸菜要被上了!


我吓了一跳,转头看向身边端着酸菜鱼的服务员,他紧接着笑眯眯地说,翠花来啦。



“翠花”把酸菜鱼轻轻放到桌上,姿态豪迈的盘子中,鱼身遍布红辣椒,热气蒸腾着扑面而来,我不禁老脸一红,不知是被辣熏的,还是被脑中飘过的成人版“翠花上酸菜”给羞的。


这份气势如虹的酸菜鱼,让人忍不住有种壮士附身的错觉。拨开辣椒,鱼片雪白,在汤底里浮沉,香味浓烈而绵长,从鼻尖钻进五脏六腑。



我忍不住拿起筷子就上手,鱼片在唇齿中翻腾几下,便热烈而娇嫩地滑入喉咙。一片又一片落肚,直到再也找不到漏网之鱼,我才端详起眼前的餐具。原来盘子、纸巾,甚至在竹筷顶端,都印着“怒汗”。


这一定,是一家骄傲又霸道的餐厅。



其实怒汗这个名字,十有八九会让人误以为是一家蒙古烤肉店。可屏风上这位吉祥物——五大三粗的怒汉,却在插画师的笔下冲着翠花和酸菜,挥舞起他羞羞的铁拳。


怒,并非愤怒,而是对生活的态度,不满足现状而积极向上的态度。是怒汉为了翠花苦练厨艺;是怒汗为了一口好鱼,费尽心思。



任你寻遍菜单,怒汗的大菜,就只有这么一道——老坛酸菜鲈鱼。在许多餐馆的菜单密密麻麻欲求不满的年代,怒汗痴迷于这一道老坛酸菜鲈鱼,几经打磨,沉淀和酝酿,才敢施施然端到你面前。


和寻常酸菜鱼馆子不一样,怒汗的鱼,是鲈鱼。


精挑细选寻觅到的加州鲈鱼,每条重约一斤,每天早晨鲜活地运送至厨房。而从产地捕捞后,送达供货商手里前,这些鲈鱼,还需要在水库里清养一周。为的是祛除河腥和土味,肉质也更为滑嫩。



片鱼是门工夫活儿,鲈鱼不像肉厚的黑鱼草鱼那样好伺候,要片得薄而不断,且能保留鱼肉的纤维感,没个十几年的操练,恐怕难以胜任。



在后厨这个军事重地,鱼肉要腌制一小时四十分钟,每一份的配菜都必须经过称重,甚至辣椒和花椒的数量,都有着严苛的规定。


处女座的老板宁可花费更大的人工成本,也要锱铢必较地稳定每一次出品。



美好的事物,都不能操之过急。譬如午夜惊鸿一瞥的昙花,譬如酸菜鱼里需要腌制60天之久的老坛酸菜。


怒汗的压箱宝,用的是爽口的芥菜,老底子的四川配方,足以让人舌尖一颤。



厨房里有两口锅,一口大骨高汤煮酸菜,另一口清水烫鱼片。短短十秒,鱼片就在锅中顺着水波轻歌曼舞,被烫至熟成。


出锅,淋上滚烫的辣子红油,鱼片的每一个细胞都迸发出了滋啦声。好了,稍等片刻,你的老坛酸菜鲈鱼,即将上桌。



不知为何,最近很时兴川菜与粤菜的搭配。一派浓烈似火,一派温雅如水,交融在一张桌子上,倒是和谐得很,川菜能为粤菜增香,而粤菜,能为川菜清辣。


于是白灼菠菜从精致的模具里脱身而出,浇上芝麻沙拉酱和鱼籽。玲珑小巧,赏心悦目。法式的装盘,似乎是怒汗在宣告:就算是老四川的大厨来掌勺,我也要玩些不一样的!



这道“寂寞村姑”,是淋了芥末酱的白蘑菇。肤白貌美,入口却泛着辛辣——就像村口扎着麻花辫的鹅蛋脸小芳,想要拥有她,还得经住重重考验。



没骨头鸡爪适合我这样的懒人,鸡骨已经剔除,只管拿起一串吃就好。冷锅串串的制作工艺,让红油浸润了鸡爪的角角落落,由里到外,弹牙又软糯。


对了,底下的藕片千万记得吃干净,若是能单点,我一定是要再来一盘藕片的。



若你和我一样拥有一个地道中国胃,那么把菜扫荡完之后,务必要留点肚子给米饭。怒汗用的东北优质五常大米,炊煮到晶莹剔透,粒粒分明。


按着怒汗的独门呷法——第一步:吃鱼先喝汤,汤清味酸爽。第二步:鱼片配鱼汤,无骨肉嫩滑。第三步:米饭搭酸菜,专治不下饭。


盛几勺饱含酸菜、萝卜、辣椒、花椒香味的鱼汤在米饭里,拌匀,送入口中。相信我,这或许会是今夜最锦上添花的时刻。



每当有客人进门,服务员们都会高声叫道:做鱼,我们是专业的!


此起彼伏,余音绕梁,犹如这微凉的天气里,吃饱喝足开怀后,衣襟上余留的,荡气回肠的花椒香。

怒汗


营业时间: 10:30-22:00 

人均:70元

地址:龙湖滨江天街B1-15

电话:0571-85183520


开业活动


ONE


开业全场5折


活动时间:10月15日~10月17日


  • 参加店内活动,即可享受全场5折

  • 每个餐期排队前 5 桌可赠送周边潮品一份(每桌限一份)

  • 本活动不与其他优惠同享


TWO


开业全场8折


活动时间:10月18日~10月20日


  • 参加店内活动,即可享受全场5折

  • 每个餐期排队前 5 桌可赠送周边潮品一份(每桌限一份)

  • 本活动不与其他优惠同享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