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零:2019投资元年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8 05:17:21

望海花园

经济学家薛兆丰说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结婚其实就是办“家族企业”,更像是双方所有的资源的一种等价交换。

合伙办企业需要有公司章程、合伙协议等法律文件来约束,其实婚姻也是如此。在决定和另一个人踏入婚姻时,就意味着后半身的捆绑、意味着财产的可能混同。结婚需要勇气,离婚需要能力。

投资元年

2019公历年初,好像没什么好投的 又好像什么都便宜。这是对19年大类资产的印象。

股指已经跌破了政策底的位置。

房价也感觉再也涨不动了。

经济学家预测2019是经济最差,大家仿佛又开始怀疑人生了。还能不能投,投什么,投还是不投,这么着,还是那么着......

市场的心态,恰恰反应了一个问题,2019年可能是一个投资刚刚好的一年,其实作为投资人而言,每一年都会有特别好的投资机会,只是面对当下较为囧迫的大坏境,大多数投资者都“怂”了。而我更希望这种预期越悲观越好!不破不立,越早跌破,新一轮的周期才能越早到来!最好超预期,才会有更多低估,甚至超低估的资产出现。我认为,2019年,可能会是一个投资元年。

房地产的投资机会

很多潜在购房者现在可以感受到市场上有很多房源是可以挑选的,这在前两年前几乎不可能,那个全民抢房和全民炒房的疯狂时代似乎还像昨天。而现在是真的可以冷静下来了。我认为目前可投资的板块不太多,等下我们慢慢来梳理。

温习下投资房地产三要素:价格,地段,景观。246年前为爱私奔,最有钱的经济学大师李嘉图的价值论肯定了地段的价值,即稀缺性,有些商品的价值应由稀缺性而定,无关劳动量。但当下如果进行排序作为一个房地产投资人已经不能以一个城市为准则,要看全国,甚至海外的版图,所以优先看价格,其次地段,然后景观。

国内:重庆,成都,沈阳,长沙,贵州......

海外:泰国,柬埔寨,菲律宾.....

这些城市是去年研究下值得关注的

有很多本地投资人,例如上海,北京,深圳,一般不会把战线拉得太长,干脆本地一次性干10套房得了,一步到位,坐等收租,干嘛搞得那么远。即使限购能破,价格合适吗?投资的乐趣在于探索和发现,2年前,敢把北上广房产抛了,在重庆建仓3000平以上,现在基本上都翻一倍以上,而且当年利率多低?如果算上杠杆......任何领域通常先手的人都是获益最丰厚,越到后面利润越薄。但对于想在一线城市购房,绕弯路也不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PE/VC的投资机会

股权投资这些年给我感觉,越来越好。我甚至认为下一个时代应该是一个全民股权投资的时代!

改革开放40年,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高度,即使同时来10个金融危机,我们也不可能回到解放前。资本市场助推实业的趋势,不可逆。过去只要懂一门手艺,随便拉个门面,就可以做生意。现在通过大数据,算法,市场稍有风吹草动,就一定会有资本去试。通过资本汇集高精尖的专业人士,管理人员,从团队,到试点,量产,再到规模化,还不等你反应过来,市场给你的空间就所剩无几。这是科学和效率的结合,先进生产力。甚至我觉得企业家都是多余的产物,核心生产力要素就是资本家。发达的金融业就是先进的武器。我觉得未来会一直这么搞下去。而助推经济发展能够持续产生动力办法就是全民持股,股是股权的股。

如果在旧社会,像我们这样的金融从业人员,很可能会被作为资本家的猎手打倒,就是在我家里,大多时候我都很被嫌弃,阅读大量信息,实地调研,找投资,找融资,分析报告...被说成我们这种工作不是工作,说我们不干实事,难道只有开个餐厅,超市,弄点东西看得见才叫做工作。无力解释。我们的价值是真正科学有效助推实业。若干年后,新的供给侧改革完成,再看看。

2018年整体的经济环境确实不太好,有1/3的时间,我几乎睡不好的。但是,股权投资在这一年几乎没有受任何影响。而2019年,我相信会有更多估值合理的独角兽好项目出来。

有个段子:过去10年大家都在谈论有多少本房产证,未来10年看的是多少家独角兽企业是股东。这可能在未来逐渐会成为现实。

A股市场不好的本质还是好的上市公司太少,无论怎么调整都是治标不治本,根除的办法就一个大规模换血,只有那些垃圾上市公司都退市,好的上市公司上,股市才能真正转好。

而这些年PE/VC可能会是一个比较的投资机会,在改革中,分享新兴企业的高增长的红利。

2019依旧非常看好! 并且,我认为,经济如果真的要好起来在全球跟国外企业竞争,效仿华为不失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办法“全员持股计划”。让员工都可以持有公司的而股权,共同努力奋斗,并且获得企业成长的分红。这样的企业更加有竞争力!

李嘉图价值论精髓:

效用是价值存在的前提,没用之物无论如何都没有价值;

效用不是决定价值的尺度,效用为价值确定了上限;

有用之物,如果无法再造,则其价值决定于其稀缺性,因为供给恒定不变,也就是决定于需求,即效用;

可再造之物,其价值决定于耗费的劳动,也就是说该物的效用可能非常高,但是可以以非常少的劳动量,也就是生产出来,其价值因此会相应的很低;

以上几乎可以解决“价值悖论”了。

发表